粉色真实视频在线试看

“秦总,我们回去想想办法,材料进不来,我的工程没法进行。”

袁媛在一边说到。

秦柔点点头,开车回到自己的公司,在公司门口,遇见了林战,秦柔愣住了,他怎么会在这里。

“你不是在家陪小喵吗?怎么会在这里?”

林战也是在家里呆着无聊,出来散心,也不知道为什么,溜溜达达就走到了秦柔公司门口。

“你,你就是秦总雇的老公吧?”

袁媛在身后,仿佛发现了新大陆,笑嘻嘻的过来跟林战打招呼,林战脸上露出尴尬,象征性的点点头。

“你别在意,这是我的助理袁媛,平时脑袋有些缺根弦。”

秦柔拉回袁媛,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后,对林战说到,林战点点头,他看出来了,是不怎么正常。

“秦柔,你怎么可以埋汰我,亏我把你当闺蜜,小喵有爸爸,还是我这个缺心眼给你出的主意呢,卸磨杀驴!”

袁媛不满意的噘着嘴,不过看到林战后,眼睛再一次眯了起来,这家伙长得俊朗,浑身散发的高冷,跟秦柔倒是蛮相像的。

“收起你龌龊的想法,我们只是雇佣关系,现在什么时候,火烧眉毛知道吗?”

温柔恬静少女那一低头最美

秦柔一万看穿袁媛的心思,心里真的是无力到极点,不过她现在可是有正事要办,等闲下来,没收这死妮子一个月的零食!

“你们这急三火四的,出了什么事?”

林战拦住秦柔,秦柔的性格,他已经了解的差不多,做事沉稳,今天行色匆匆的,十分着急的样子。

“还不是廖文华那个混蛋,因为我们跟楚家签了约,打击报复,拦着路口,不让材料车进来。”

袁媛气呼呼的说到,林战皱眉,这个廖文华,八爷的事情,他还没找他算账,如今算计秦柔,这回说什么也不能再留着他了。秦柔回公司想办法,势单力薄的她,根本就找不到人,很多家公司,都在看秦柔的笑话,楚家这根骨头,可不是谁都能啃的动,廖文华这么做,很多人都存在幸灾乐祸的

想法。

“把你的车借我开一下。”

林战伸出手,秦柔愣了,不知道林战什么意思。

“我去帮你解决,你在公司等我消息。”

林战拿过秦柔手里的车钥匙,上车之后,直接开出南吴。

“廖总,我们在这拦着,秦柔的车过不去,她的工程就开不了工,到时候,还不是向我们低头。”

坐在车里的墨镜男向廖文华报告着,廖文华得意的放下电话,嘴角扯出阴险的笑容,秦柔,楚家这块肥肉,我要你怎么吃进去的,就怎么给我吐出来。

墨镜男放下电话,拿出一颗烟点上,狠狠的吸了一口,“噗”吐出一个烟圈。

“都给我把眼睛擦亮了,谁要是把秦氏公司的材料车放过去,以后就别想在我的圈子里过,听到没有!”

“明白!”

其他的小弟大声的喊道,墨镜男子非常满意。

这时候,一辆奥迪车从远处疾驰过来,眼看着到了路障的跟前,可是,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。

“哎,干什么的,停下来!”

可是车子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反而加快了速度,对着路障直接就冲了冲了过来,墨镜男一看是大事不好。

“拦住他,你们给我拦住他!”

墨镜男坐在车里大声喊着,从他后面的车里跳下来好几个人,拦成一排,双手拼命的挥着。

“停下来,你他妈的疯子啊,赶紧他妈的停下来!”

来人正是林战,面对着路障前的人,林战嘴角扯出冷笑话,猛的加大油门,对着这些人就撞了过去。

“轰!”

“哎呦我草泥马啊!”

“这傻逼是聋子吧!”

看到车子撞了过来,拦着的人哗啦啦部跑开,车子直接撞破路障,奔着墨镜男的车子冲了过去。

“妈呀!”

墨镜男顿时大叫起来,想要打开车门逃开已经来不及了,他惊恐的睁大眼睛,看着奥迪车“咣!”撞在他的车上。

墨镜男连叫都没来得及,直接晕死过去。

“卧槽,牛逼啊!”

秦柔的运输队司机,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,忍不住对林战竖起大拇指,牛叉哄哄带闪电!

“这人是谁啊,看样子是帮我们的,秦总什么时候认识这么牛掰的人。”

运输队的人,用崇拜的目光看向林战,同时,心里解气的很,廖文华设置的路障,就是冲着秦氏公司的人,就欠林战这样的人收拾他!

林战从撞得不成样子的奥迪车上走下来,走到墨镜男的车前,伸出手,对着墨镜男的脸“啪啪”就是两下子。

“哎哎,还有气没?”

“嗯哼!

墨镜男从昏迷当中醒过来,抬眼看到一张脸,吓得“妈呀”一声怪叫,声音太过刺耳,林战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“还没死那?没死就好,给我滚下来!”

林战脸色一沉,低声喝到,墨镜男颤颤巍巍的爬下车,“咕咚”掉在地上。

“听说,这条路是你家开的?”

林战上前,一脚蹬在墨镜男的后背上,墨镜男顿时动弹不得,听到林战的问话后,一个劲儿的直晃手。

“大哥!”

那些小弟从地上爬起来,看到墨镜男被踩在脚底下,顿时吵吵嚷嚷的让过来,把林战团团围住。

林战一点反应也没有,只不过脚下可是加大了力度,耳朵尖的人,就会听到“咔咔咔”骨头脆裂的声音,墨镜男哪里受得了,顿时哇哇大叫起来。

“大,大哥,别激动,我就是跑腿的,是廖文华让我们这么做的!”

墨镜男吓得屁滚尿流,林战就是不要命的,如果不求饶,指不定会真的杀了他。

“那我问你,我的运输车队,今天就是要过去,你有脾气没有?”

林战脚下一使劲,墨镜男再次惨叫起来。

“没有,没有脾气,大哥,你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求求你,脚下留情啊,我的背,要被你踩断了!”

生死攸关的时候,墨镜男什么都不顾了。

“廖文华在什么地方?”

廖文华已经是第二次触犯秦柔,原本杀了八爷,能让廖文华收敛,现在看来,这家伙是狗改不了吃屎,既然如此,没有喘气的必要,只有死人,才是最安的。

“在,在公司,他说了,坐等秦柔上来求他。”上门求他?!做春秋大梦去吧,不过,今天,他要亲自拜访一下这个廖文华。

Tags